人体艺术:从被禁止到被围观

“关于人体艺术和裸体艺术中,有一个非艺术的因素干扰了对艺术的把握,有一些‘伪艺术家’用艺术的名义去做人体彩绘、人体摄影,实际上是在裸体艺术与淫秽之间打擦边球,导致全社会对此不够全面的了解,一般百姓很难把握艺术与淫秽之间的界限和尺度,因为这没有绝对的标准,因此很难做出的判断,这是我们当代文化艺术界面临的问题,因为公众丧失了对艺术的把握。”

如今在高等美术教育造型基础训练所普遍采用的人体模特最初被引入教学当中还是在100年前。当时一批年轻画家分别留学至日本、欧洲和美国学习西方艺术,人体写生这种在西方艺术中的基础训练方法开始被一些归国学子借鉴到国内的艺术教育当中。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才有严格意义上的裸体艺术。回首这百年裸体艺术引发的风波,每一次进步都需要巨大的勇气去推动。

艺术叛徒的坚持

长期以来,刘海粟被认为是首个在中国艺术教学中引入裸体模特的人,据刘海粟发表在1925年10月10日《时事新报》的《人体模特儿》一文中记载,按照学程规定,上海美专西洋画科三年级一班的学生自1915年3月应当有人体模特的课程,由于当时思想保守,人们很难接受全裸,模特更是难找,所以当时刘海粟雇了一名幼童代替。其实在此事一年前,李叔同便开始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进行相关实践,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于1997年的《悲欣交集弘——法师传》对1914年第一堂人体写生课有详细的记载。在开设人体写生课程之前,李叔同已经让学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静物写生训练,并表达了要开设人物写生的课程,学生对此并不能完全理解,他说“所谓人物写生,就是对着真人写生作画,希望大家有个准备……”虽然他还想进一步解释一下何为裸体写生,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学生对人物写生课充满了好奇。开课当天,教室的窗子都用蓝色窗帘遮住,在中国如此布置教室也是头一遭,课前还特意点了下名,确认没有学生缺席,“因为我们不能为某一位缺席的同学,单独补这种功课。”模特是一位40来岁的男子,他身披薄棉被跟随李叔同走进教室,略微羞涩的占到了方桌上,迟疑了一些脱下棉被,全裸在学生面前,不少学生难为情地低下了头,心跳加速。

当提起在教学中使用人体模特大家都会想到刘海粟,这是因为1920年7月刘海粟开始在上海美专雇佣女模特儿,此事争议较大。在此之前,刘海粟于1917年在上海张园安屺府举办了上海美专的教学成果展,因其中包含学生人体习作,令许多人无法接受,当时上海城东女校校长杨白民看后大骂:“刘海粟是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也因此刘海粟成为上海三大“文妖”。1919年8月刘海粟还在静安寺“环球学生会”组织了人体画作的展览,就在老师和学生在布置览的时候,从外面闯进来两个年轻人,以张挂淫画为由强行关闭画展。

在首次采用女模特的那堂课上,刘海粟讲述了聘请模特之不易,“我校从1914年开办人体写生课以来,迄今已有五六年历史了。最初我们只聘请到男孩,经我们师生不断努力,以高薪才请到成年男子为模特,却未能觅到愿意献身艺术的勇敢女性。今天,艺术女神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画室中了。”当帷幕拉开,女模特侧卧在写生软榻上,大家纷纷起立为其深鞠三躬,刘海粟激动地说,“你是中国艺术殿堂中的第一个女模特,你书写了中国艺术史的新的篇章,艺术史应该记住你,也要记住今天:公元1920年7月20日。”这是新学期的第一堂人体写生课,课堂最开始,刘海粟还向学生老调重弹了一把,“世俗的偏见,把以人体为创作对象的裸体画视为洪水猛兽,这种偏见有碍于艺术的发展”,“大伤风化,我抗议上这样的课”,刘海粟的讲话被打断,经他多年的努力,在自己的学生中依然有人不能接受人体模特。

开课的第四天,模特没有准时出现在课堂上,父亲发现了她做人体模特一事,大发雷霆,把她打得遍体鳞伤,锁在了屋里,并到学校闹事,“什么学校?这分明是妓院。你们伤风败俗,诱骗无知少女,来画春片。”没几天《申报》、《新闻报》就刊登了上海市议员姜怀素呈请当局严惩刘海粟的文章,还有上海县长危道丰下令禁止人体写生课的消息,“欲为沪埠风化,必先禁止裸体淫画,欲禁淫画,必先查禁堂皇于众之上海美专学校模特儿一科,欲查禁模特儿,则尤须严惩作俑祸首之上海美专学校校长刘海粟……”刘海粟毫不示弱回信驳斥,此事还惊动了五省联军统帅孙传芳,作为没落的封建势力代表的孙传芳最终还是选择了与法租界领事团交涉关闭上海美专,通缉刘海粟,但最后恰恰是领事团保护了刘海粟。裸体模特风波前前后后持续了近10年,最终上海美专使用真人模特教学合法化。《申报》发表评论称,“刘海粟三个字在一般人的脑海里、心头上,已经是一个凹雕很深的名字。在艺术的圈子里,他不但是一个辟荒开道的人,并且已是一个巍巍树立的雕像。”

20多万人排队看展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itm-ins.com/luotiyishu/2019/0514/208.html